通常會說出這種話的人,就代表他已經不是青春少女(年)年紀的人了。
的確,我已經不是了。
總覺得,如果不寫完這些文字,他們會在我的腦海裡面打轉,使我無法一
夜好眠,有些事,我總覺得忘記了,可是想起之後,卻又讓我覺得驚喜,
還好,我對青春的記憶,並沒有留下太多悔恨。
(以下將要走進一個個人的懷舊當中....)


一切在發現他的個版開始。


他,是一個高中是卡其校服的男生,在我高中的生活中,除了樂旗隊之外,
沒有別的重心,生活的話題,和身邊的那群人,總是樂隊的(也有少數特例)
,我覺得樂旗隊是一個外人無法理解的世界,雖然我並不覺得那是一件好事,
因為樂旗隊的好,如果有更多人知道,會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身處在台中這個樂旗隊一點都不盛行的都市,高中的時候,對於台北總是有
著一種嚮往,覺得每次去台北都像是一種朝聖,單單只看台北樂府的表演就
很感人,那裡,是我高中畢業之後的聖地,樂府更是我曾經的目標,只可惜
我能力不足,沒有辦法完成高中時期一心想追求的夢想。我還記得我大一為
了這件事情消沉了一陣子,也是因為這樣,才開始跟現在的朋友們變好。

他,是那個卡其校服學校裡面一個我認為很厲害的角色,他,也曾經是一個
熱血少年,其實,在高中的時候只和他見過兩次面,一次是樂府表演結束後
,一次是聯發。而真正認識他,是在高中畢業那年暑假,一起參加某營隊開
始,說真的,那個營隊之於我,一方面是夢想的追求,一方面卻又是一種痛
苦,那個身體上的疼痛,和心裡的難過,其實都曾深深挫折過我,我絕對認
為那是我們4個人難以忘懷的夏天,那是我第一次覺得,練打擊這件事這麼
痛苦,可是也遇到了其他所謂台北學校的朋友。

很偶然的發現了他的個版,發現,現在的他應該跟過去不太一樣,那是當然
,所有的人,經過了快5年的時間,絕對要有所改變的。不過,也讓我想起
了很多事情,也會想,如果當初進了樂府會是什麼樣子?其實,我曾經擁有
第二次進樂府的機會,只是,經過一年大學的洗禮,我的那份熱情有所削減
,也可以說我跨不過自己的心牆,我害怕面臨第二次的失敗。至此,我和我
高中時代的夢想失之交臂,但,現在的我並沒有不好,只是,會懷念。

那張照片裡有過去的他和另一個他,他們戲稱他是數學系男孩,我以前常常
會默默去看他的表演,然後,看他撥他的中分髮線,我總覺得這段事情,真
的也很有趣。

我其實不敢想像,那年夏天,我們是怎麼狼狽的回新店,又是怎麼讓我痛到
想哭,4個人的合奏,曬黑又脫皮的日子,那是我們曾經追求夢想的勇氣,
我現在想起來偷偷感動地想落淚,我想其實那段營隊中我肯定是變瘦很多,
沒有意識到是因為,我沒有真正發覺高三的肥胖。背鼓走去現在的自由廣場
,那時候並不熟悉的古亭麥當勞,4個人疲憊的笑臉照,應該都會是鹽的T-
shirt,很土的短褲跟鴨舌帽,當踏上追求夢想的旅途時,才驚覺離夢想多遙
遠,那個DCI大舞台,多麼絢麗誘人,那是現在想都不敢想的夢了。第二次
參加營隊,被看好的高音木琴,對我來說,是一種鼓舞,可是也是最後一次
,正式向高中時代最大夢想正式告別的日子。

收藏在櫃子裡的節拍器、鼓棒、打擊墊,而他,卻還在追音樂的夢。

 

 

 

 

 

--------------------------------------------------------------------------
其實,想要就此收尾,但是,總覺得有好多話沒說完。
一躺到床上,所有事情浮現的感覺真不好受,看完他的版,讓我覺得又很想
練琴,但是距離校友團已經倒數8天,遠遠超出我能力範圍可以接受的程度,
應該說已經沒有什麼能力才是,可是,有很多事情,會讓人想起來既有勇氣
又有力量,我想,這也是我們每次聚會的中心感想吧。


那個每到夏天,綠制服上長滿鹽,不怕熱總是穿黑長褲,頭髮短得像小男生
的高中女生,我很想妳。

創作者介紹

妹妹日記

uru11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