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印象很深刻,那天你說,我覺得他是一個沒有深度的人,跟他講個幾句就聊不下去了...我就開始想,深度?什麼樣的東西是深度,什麼樣的話題叫做言之有物?我在你心裡也是一個有深度的人嗎?其實,我是假文藝少女阿。

 

有時候覺得自己很窄化,因為很喜歡日本,很喜歡日本電影的色調、步調、鋪陳,所以看了很多日本電影,可是對於其他電影的興趣卻很薄弱,只有在影展的時候,會看一些其他國家電影,不然我的電影世界總是,日本&台灣。

書也是,喜歡看日本小說,村上春樹和吉本芭娜娜是基本,我自己很喜歡的山本文緒和綿矢莉莎,連買的書都是有關日本的旅遊設計書(介紹一些不是觀光景點,但帶有一些設計美學的地方,而且可以透過作者獨特的角度去撰寫),這樣子的我,其實一點也不深,而且又很狹窄。可是,我很喜歡。

 

 

發現自己越來越少看一些有深度的書了,有一陣子相當排斥美國翻譯小說,覺得那整本書的感覺充滿著不對勁,還好,最近的阿拉斯加之死並不是這樣。

 

只是,對於深度兩個字感到困惑,並想檢討一下自己而已。

 

創作者介紹

妹妹日記

uru11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